中制智库理事长新望: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 | 思维对话

发布时间:2022-01-15 08:05   来源:网络    
字号:

用手机扫描二维码 在手机上继续观看

手机查看

点击查看视频

《投资者网》汤巾

制造业发展水平是一个国家崛起的“底气”,对宏观经济的影响力也是举足轻重。

中制智库作为中国制造业的思想库,以及中国制造业企业家的专业交流平台,以传播、塑造中国制造业品质、品牌为使命,洞察制造业发展前景,致力于引领制造业企业转型升级,搭建政府、学界、媒体和制造业企业间的桥梁,为制造业管理者赋能。

日前,《投资者网》邀请了中制智库理事长兼研究院院长新望博士,来到“思维访谈”栏目进行深度交流。新望对于中国制造业发展脉络、企业数字化转型、工业互联网发展前景等热点问题,分享了自己的见解。

在谈到中国如何从制造业大国走向制造业强国时,新望指出了两条路径:一是发展高等教育,通过科技创新推动高端制造;二是高水平地对外开放,内外循环相互促进。同时,他认为未来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大趋势,数字技术对中国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有很大帮助。

《投资者网》:请介绍一下,近期中制智库主要在进行哪方面研究,比较关注的重点问题是什么?

新望:我们做了连续七年的中国制造强国论坛,这是一个系列论坛,中制智库独家运营。我们这几年对制造业企业主要是做研究、咨询、培训、品牌宣传等等,最近关注的事情就是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的培育。

我们做了隐形冠军示范工程。所谓隐形冠军,就是制造业的细分领域的头部企业。工信部提出专精特新企业的梯度培育工程,全国要培育100万左右的中小制造业企业的创新型企业,省级的专精特新企业10万家左右,以及国家级的专精特新小巨人企业1万家左右,还有单项冠军企业一千家左右。从全国到省到中央,是一个梯形的培育计划,这是未来“十四五”制造业发展的重要战略。我们配合这个梯度培育工程做了《隐形冠军》。

《投资者网》:现在常说要从“中国制造”向“中国创造”迈进,对此你有什么见解和方法分享?

新望: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。中国的制造业,从2009年开始就是世界第一,所以说中国作为制造业的大国有十多年历史,这来之不易,值得自豪,值得珍惜。但是,中国还不是世界第一制造强国。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变,是未来十几年中一个十分重要的任务。

为什么说我们是制造业大国,不是制造业强国?如果只是从规模上来讲,我们是一个大国,但是从质量上来看、从结构上来看、从可持续发展能力上来看,我们还比较弱。我们产品的性能和质量等等还和美德日有一定差距。我们的结构,比如说高新技术产品的比重,还有原创产品的比重,都是比较低的。在可持续发展、专利产品、研发投入、低碳发展等方面,也有比较大的差距,所以未来由大转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

中国从制造大国走向制造强国,就是从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。我们的制造业处在全球产业链中下端。因为我们创造性的东西、专利的收入和品牌的收入还比较低。我们主要挣钱在产品加工这个环节,这是制造还不是创造。

从中国制造走向创造,我认为主要有两条路:第一是科技、教育支撑。因为很多原创产品,都是要通过研究开发,通过我们的高等教育,通过我们科技创新来实现。从这一点来看,我们制造业的上升空间还很大,高端制造和先进制造方面需要得到科技教育的支撑。第二,非常重要的一点是,要高水平地对外开放。我们不能说,因为别人想给我们关了开放的大门,我们就自己把自己封闭起来了。我们虽然以内循环为主,但是内外循环要相互促进。不开放,就不知道别人已经创新到什么份上,闭门造车怎么创造?

《投资者网》:世界不断变化,一系列新技术比如互联网、物联网、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等快速发展,数字化转型成为制造业高质量发展的必要途径。在你看来,企业数字化转型究竟该怎么转?自身需要构建哪些能力或者做哪些功课?

新望:未来制造业的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大趋势。制造业从发展的最早历程看来,是机械化、电气化、自动化,我们下一步就是数字化制造、智能化制造,这是大趋势,也有可能是一次工业革命级别的变革。

中国制造业应该适应这样的新环境,适应数字经济这个大背景,从这点来说,中国的制造业也有可能和西方制造业在一个起跑线上。利用数字化技术对传统制造业进行升级改造,这是“十四五”规划提出来的,叫产业基础高级化和产业链现代化。大数据和我们产业基础高级化结合起来,和产业链的现代化结合起来。产业基础主要是:基础原材料、基础设备、基础工艺、基础的零部件、基础共性技术。这几个方面如果说和大数据结合起来,和数字技术结合起来,应该对中国传统制造业的转型升级有很大帮助。

《投资者网》:谈到数字化转型,最近一个比较热的话题是工业互联网,它被认为是推动数字化转型的一大抓手,你对此也有很多研究。那么工业互联网的发展前景是怎样的?对于制造类企业来说,工业互联网有哪些应用场景?

新望:对于工业互联网,目前有三种认识:一种是工业+互联网,第二种是互联网+工业,第三种是工业互联+网。我刚刚参加过青岛的世界工业互联网大会,我的体会是,工业互联网应该是以工业为主,或者说以工业为体,以互联网为用,就是一定要牢牢把握,工业互联网是一个做工业的概念,不是一个做网络的概念。它是实体经济,不能最后做成虚拟经济。所以我觉得工业互联网非常重要的就是抓住应用场景,以高质量发展为目标,一定是制造业、工业,而不是去搞互联网。

可以先从制造业的数字化开始,在数字化的基础上再加一个网络化,然后在数字化、网络化的基础之上再加一个智能制造。所以工业互联网应该是在数字经济这个大背景之下来看工业,在智能制造这个大背景下来看工业互联网。我们对工业互联网的认识,一定和制造业结合起来。

《投资者网》:最近全球芯片短缺的问题受到广泛关注,目前中国芯片制造技术到底处在什么水平,在发展上遇到了哪些瓶颈?

新望:目前全世界都在缺芯,芯片荒。我觉得可能有两个情况:一是疫情把芯片的全球产业链打乱了。有些地方产业链断裂,有些地方不连贯,就导致全球芯片产业链像齿轮里面加了沙子一样,使它不流畅甚至不畅通。

第二,疫情的到来极大地加快了数字技术的发展,人们开始更多靠网络来办事。我们很多事都是通过微信,通过互联网就可以办了,所以,人对数字经济的需求由于疫情而高涨,对芯片的需求也有所上升。需求的增加造成了目前的芯片荒。

中国的芯片面临了一些另外的问题,例如一些“卡脖子”的现象,现在芯片国产化力度很大,但是芯片的产业链比较复杂。缺芯的问题也不是一两年,甚至两三年就可以解决的,因为它的产业链比较长,它是一个很特殊的高端制造业。譬如说在芯片的制造设备上,全世界就那么一两家。在产业链的顶端设计软件等环节,我们和美国德国日本还是有差距的。这些方面如果要追赶上,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还有在一些辅助材料上,我们也是被严重“卡脖子”。

除了设备、设计软件之外,生产制造,我们自己现在也有加工,在测封上,也就是最后的封装,中国应该是全世界上比较先进的。

《投资者网》:“碳达峰”“碳中和”是我国“十四五”期间的重点任务,这也意味着经济结构、产业结构、能源结构会发生深层次变革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中国制造业面临哪些机遇和挑战?企业要想实现绿色可持续发展,需要作出哪些改变?

新望:2021年诺贝尔物理奖得主是三个对气候问题做出贡献的专家,国际社会对于全球气候变暖的认识相当一致,而且中国也承诺2030年碳达峰,2060年碳中和。我国制造业有两个极限,一个是能源的对外依赖达到了极限,第二是环境的承受已经达到极限,包括水、空气、土壤。即就说立马不要污染,但要把已经污染的环境改造过来,也还需要几十年的时间。所以我们必须转变原来的制造业发展模式。

我们原来叫“三高三低”,高投入、高成本、高污染,然后是低价格、低质量、低品牌,所以必须要走绿色制造。“中国制造2025”有五大工程,其中一个就是绿色制造工程,我们必须要适应大的趋势。而且现在人们绿色消费的需求越来越多,消费端都在绿色化,制造端也要适应这个趋势。当然,这也是一个机遇,因为绿色发展时代一旦到来,可能我们的制造业能够找到一个新的广阔天地。■

×

打开微信,点击底部的“发现”,

使用“扫一扫”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。

红旗连锁